• 华青访谈

    恽代英采访团:奔跑在采访、支教和抗洪的前线

    时间:2016-07-18 11:39    来源:华大青年网    作者:杨茜茜    点击:
    寝室空调二十七度、午餐外卖随叫随到、免费WIFI信号满格,如果不出门,武汉几十年一遇的暴雨也会很遥远——贾天辰的七月本来应该是这个模样。然而,“生活拒绝简单的粘贴复制”,这是他所认为的,也是恽代英采访团每一位成员的坚持。

      寝室空调二十七度、午餐外卖随叫随到、免费WIFI信号满格,如果不出门,武汉几十年一遇的暴雨也会很遥远——贾天辰的七月本来应该是这个模样。然而,“生活拒绝简单的粘贴复制”。


      “学院的暑期社会实践,少个会摄像的男生,你去吗?”刚刚开完动员实践大会的王代航找到贾天辰。那时的贾还在午睡,迷迷糊糊应承下来,事后再回想,“我不知道这一行要去哪儿,我不知道我将要遇到什么,我也不知道什么将被我的镜头记录……”


    摄像:“误打误撞”直击抗洪第一线


      “村民们都在抗洪抢险……”


      “王校长已经两天一夜没有合眼了?!?br />

      “村支书也在忙着对付涝灾,可能没有时间接受采访?!?br />

      刚在暑期社会实践基地仙桃市敦厚中学下车,新闻传播学院实践队就听说了当地严峻的救灾抢险情况。原定的采访计划只能临时取消,但行程又紧,“总得找点什么先做起来吧?!贝永鲜柒谑呛透涸鸲越拥幕ψね诽洞宸銎抖佣釉倍沃喂塘?,“要不我带上两个学生一起去抗洪现场看看?”


      几乎还没弄清事情的原委,14级贾天辰和15级何既白就带着机子上了车。雨不停地下,车子由水泥路驶进泥巴路,前行就变得困难了?!白诔道锱纳愕木低泛芏?,”贾天辰想起当时的画面,“从车窗里看出去,外面小池塘里的水全部溢出来,死鱼漂在上面,翻着白肚,半截土坯墙泡在水里摇摇欲坠……”


      生长在成都,从未见过涝灾的何既白也十分吃惊,“整个村子都显得格外安静,是那种缺乏生气的安静?!毖赝镜娜思掖蠖嗝糯敖粞?,偶尔有几只鸭子穿过马路。村民行色匆匆,来不及好好打声招呼,便扛着铁锹、麻袋出发。


      车子终于陷在泥路里不能前行。一行人下车,两公里的路程,他们扛着摄像机、提着鞋、打着伞,一深一浅走了半个多小时。雨还在下,抗洪区鱼塘里的水位还在上涨,漫出来就会淹了下面的两户人家?!拔肆交Т迕?,调动几十人力,也算是人道?!焙渭劝赘锌?。

     

      和以往的拍摄经历不同,这里的村民忙着抢险,并没有过多抗拒镜头。何既白也没有在现场感受到村民焦虑或者担心的情绪,还有村民边抢险边跟他调侃,“这是党员,多拍拍他!”


      录像、摄影的过程只持续了十来分钟就要结束。往回的路上,贾天辰的运动鞋彻底脱胶,他提着坏掉的运动鞋赤脚行走。脚踩在乡间的泥里并不舒适,“有石粒、有带刺的杂草?!苯畔碌拇掏捶炊盟坏愕闱逍哑鹄?,他慢慢意识到此行的任务还有意义?!爸挥械蹦闼耪嬲驹谀嗟乩锏氖焙?,你才能理解什么是真实的农村?!彼?。


    采访:行走乡间扣问“精准扶贫”


      出发之前十几份文档的资料准备,十几份采访提纲的汇总,将近三千字的浓缩版选题策划,真正上了“战场”,计划全部得跟着变化走。因为暴雨,打算要采访的人几乎排不出时间,等到可以采访了,采访团的人手又不够?!霸菔辈还茉苹税?,见缝就插针?!辈煞猛鸥涸鹑送踝佑畲煺鐾哦铀婊Ρ?。


      15级陈荣还没有太多“实战”经验,刚刚下乡,觉得自己就是个“摸不着脑袋的城市愚人”,不知天地,不识庄稼。雨小一些的时候,她和同组的伙伴去村中一户贫困的人家采访,受访的是个奶奶。陈荣有些心疼,“失去劳动力的这一家,田地抛荒,而旁边地里的作物,看上去势头正好?!?br />

      奶奶似乎很懂得“让相机记录贫穷的重要性”,一路上念叨好几次“你们看看,拍拍照”。从地里到老人家的屋子里,他们要走过泥泞的土路。事实上,这个村子因为国家政策的偏爱,已经把水泥路修到田地间了,唯独漏掉了这个地方,奶奶像是抱怨:“谁会来看这里???”


      对陈荣而言,这不像一次采访,她更多地是在听老人倒苦水:村支书是如何一手遮天,而他们家的低保名额又是如何迟迟批不下来……听不懂方言,她们只能连蒙带猜地复述。猜对了,老人家便重重点头,“呃呃”仿佛要哭出声来;猜错了,她则更加激动地挥着手。这样的对话效率极低,她们转而依靠眼镜观察,“眼见之处至少为真”。


      没有想到的是,她们在途中与隔壁村村支书相遇。当时正和奶奶聊到低保,村支书路过,平日在书记面前不敢说话的奶奶这次却指着村支书,“不信你问他”。陈荣知道,老人家之所以如此“大胆”,是因为有两个记者在场,“老人似乎以为两个小记者就能为她 ‘伸冤’”。

      遗憾的是,陈荣觉得自己“无知因而无奈”。村支书斜着眼,眼光由下而上看着她,说“这个事情你们不懂”。村支书一再强调,中央的政策只是一个大方向,具体落实层面每个村的情况不同,“你们不懂”。


      陈荣的脑袋里冒出了熟记的“普遍性与特殊性原理”,她恨自己只懂理论却不了解乡下的具体实情,尤其是当她还没有能力亲手比较村户情况、核准典型户家庭情况时。她叹了口气,“同情并不能使我有更多底气与他对话?!?br />

      三天的采访让陈荣印证了自己对农村的印象,也看到了“精准扶贫”真正落地之后的模样,“绿油油的那一面,春色满园;反过来,泥土的那一面,沉黑交杂。观光者看到春色那一面,乡人生活在黑黏的那一面?!?br />

    写作:在蚊虫的“枪林弹雨”中前行


      晚饭过后,采访团的成员便在敦厚中学一角的机房集中。同行的计算机学院学生帮忙在这里接上了无线网,整支队伍的写稿任务便在这里展开?!按蠹蚁然惚?、分享今天的采访成果,然后将各自的采访内容梳理成文?!蓖踝佑钫驹诨康慕蔡ū叻⒀?,队员们却看似有些注意力不集中。


      “花露水递我一下……”陈捷琪实在忍受不了手臂上的瘙痒感,转身向蒋孟夏要驱蚊水。


      另一边,张成千也在腿上拍起了蚊子。


      王子宇也觉察到了,才进这间教室没有多久,自己的腿上就开始有痒的感觉,而且不止一处。她有些后悔自己穿了短裤,但作为负责人,她得忍着,“这里蚊虫确实有点多,但稿子该出来的必须今天出来,大家克服一下?!?br />

      机房的灯光昏暗,天色黑了以后,队员们手提电脑的光反而更显目。蚊虫朝着有光的地方聚集,几乎是“谁在写稿就咬谁”。有人调侃说:“大家都在‘以身喂虫’??!”机房里的笑声响了一阵就安静了下来,只剩下外面的雨声和错杂的键盘声。


      张成千从角落里挪了出来,搬到过道上。她把双脚交叠在一起,“企图通过减少与空气的接触面来‘躲’蚊虫?!被泼衾粗疤氐鼗涣颂醭た?,可这里的蚊虫似乎能穿过裤子成功叮咬,“穿着裤子反而让我不好挠了……”她的语气里带几分“吐槽”。


      黄怡宁来到机房的时候,整支队伍已经完全进入了写作状态。他简单了解了这一天的采访情况,开始拿着花露水帮需要的学生适当洒一点,“大家忙着敲字,可能也懒得喷了?!?br />

      初稿出炉,年长一些的学姐们负责审稿,再检查一遍,继而转发给负责投稿的队员。有人专门负责文字,有人专门盯准图片,整个流程在出发之前已经安排妥当,在这里只剩下无言的“默契”。

      晚上九点多,第一天的微信已经编好,取名叫“奔跑在采访、支教和抗洪的前线”。队员们停下手中的活儿,点开微信一起转发?!翱吹脚笥讶π⌒〉乃⑵潦?,我还是有点自豪的?!闭懦汕π?。


      雨似乎越下越大,队员们写完稿子下楼,平地上的积水已经没过脚踝。雨丝在手电筒的光路里分外清晰,一行人躲在伞里仍免不了湿手臂。


      黄怡宁照着路,拖着队伍,女生们在身后说笑。


      雨那么大,没有人知道明天会碰上什么,没有人知道谁又将会在她们笔下流淌。(文/杨茜茜)


    编辑:余沁怡


    编辑: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 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    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    华青访谈
    恽代英采访团:奔跑在采访、支...

    最新发布

    点击排行

    书循书循

    版权所有:共青团华中师范大学委员会 邮政编码:430079
     E-mail:ccnutw@qq.com  联系电话:027-67867625

    万赢彩票平台注册